TAKA鲨

我可能是个假写手

【酒鱼】不想吃狗粮的路人鹊

//扁鹊及鲲友情出演(*°∀°)=3




扁鹊是被门外的吭哧吭哧声给吵醒的。
取下挂在床头的围巾戴好,扁鹊边顺着头发边开门。
结果一开门看到眼前的景象,扁鹊觉得自己没笑出声来真是有够仗义的。

——庄周那小身板正在院子里驮着他那条肥鲲艰难地朝屋里走。

“扁鹊!”歇下来缓口气,庄周一抬眼,正看见扁鹊站在房门面容抽搐,“你怎么了?嘴都要抽得翻出来了。”
“没事。”略有些尴尬地咳了咳,扁鹊在原地站了一会儿还是决定朝庄周走去,和他一起把鲲扛进屋,“你这鲲怎么了?”
“刚才在王者峡谷浪得有点久,把它的头给磕出毛病来了。”
“……真可怜。”怎么摊上这么个主人。
“是啊,一定很疼吧。”庄周认真地点点头。

……

好不容易把鲲抬到病床上,庄周一副支撑不住的样子晃悠悠地走出病床隔间。
留下来熟练地给病床上的鲲检查完伤势,施展完法术,扁鹊走到办公桌前取下口罩,“没多大毛病,但是还需要休息。”
“啊……谢谢了……”
“……”所以他这是睡了还是没睡?扁鹊抬眼看着双手枕在桌上闭着眼还不忘回声谢的庄周,拿着药单的手忍不住摸向一旁的风油精……
“干嘛呢干嘛呢!”突然一把剑直直地插在桌上,李白不知何时蹿进了屋,“别打扰我家子休睡觉!”
“……”扁鹊没被唬住,只是无言地看着庄周醒来然后毫不犹豫地踹向一旁满脸嘚瑟的李白。
“你这剑插的声音就挺小是吧?啊?”说完又是一脚。
“不、不小…”小心翼翼地上前拔出剑,李白忍住被踹了两脚的腹部的疼痛,弯着眼牵起庄周的手,“子休,你还是回家歇吧,我送你。”
“好啊。”温柔的笑笑,庄周慢慢挣脱出手,“但是我自己一个人回去就行了,你呢把鲲接回家就好。要好好对它哦。”
“鲲?”
路人鹊自觉地伸手指了指病床。
而鲲早已经醒来,瘫在床上和望过来的李白大眼瞪小眼。
大概比划了一下自己和鲲的大小差距,李白有些犹豫,“子休啊…我……”
“你可以的。我都能把它搬过来。”
“什么!”李白赶紧大跨一步到庄周身旁,捏了捏他的手臂,“你一个人!为什么不叫我一块来?可心疼死我了,那蠢鲲多肥啊!被它压累了吧?晚上我得给你好好按摩按摩,咱家子休除了我还有谁能去压的……”
“你不知道?”庄周上下打量着面前的人 ,“我还以为你又跟踪我呢。”
“我只是来叫扁鹊去王者峡谷的,韩信那二愣子又跳到别人塔里去了,结果一进来就撞见他一脸猥琐的盯着你,还好我来了啊。再说了,如果我跟踪你,看见你驮那鲲我不上去帮你我还算你老……”庄周对着李白缓缓地挑了挑眉,“……我、我还算人吗!QAQ”
扁鹊:“……”
鲲:“……”

看着李白一脸委屈的哭嘁嘁,庄周静默了片刻还是在他脸上落下一个轻吻,“行了行了,我走了。”
“真走啊……好吧。路上小心啊。”李白极其缓慢地挥着手。
“……”目睹全程的狗粮被塞得满满的扁鹊的内心此刻是崩溃的。
“待会把全身的重量都压在那家伙身上好了。”鲲默默地看着天花板想。
直到看不见庄周的影子,李白这才转过身来,看见站在桌前的扁鹊便哥俩好的搭在他肩上,“嘿!扁鹊啊……待会帮我一起搬怎么样啊!”
“说什么笑话啊呵呵,我还要去奶韩信呢。”


End.

酒鱼好好好🌹

【芥敦】路人的自述

//路人视角路人视角路人视角

//唉



芥川龙之介与中岛敦。
全校的人都知道他们是动不动就会互嘲互掐不拼个你死我活不罢休的死对头。
对此我深有感触。
——作为他们的同桌。

七点半的早自习,而我却必须在六点之前起床洗漱吃早饭,骑着辆破自行车胆战心惊地在清晨还黑黢黢的大道上做风一般的少年,在六点半左右到达学校,踏进教室坐好。

为什么来这么早?呵呵。
中岛敦作为班长,每天六点四十到教室学习,其勤奋刻苦的精神雷打不动。
精神有点问题的芥川龙之介同学为了比前者更勤奋更刻苦,每天都在中岛敦踏进教室的前几秒率先踏进教室坐好。真的每天都差那么几秒,中岛敦刚走到前门,芥川龙之介就像鬼一样的从后门带着一副我最溜的表情走进来。

然而这一系列智障行为的后果却要我这个路人来担。

如果我比他们来得还要晚,那他们就相当于中间隔了一个空座位的同桌。眼睛余光不想瞟都看得见对方。这可不得了,前面都说他们是死对头了,再这么没有个挡着的东西不干起来才怪!
而我就是那个东西。

糟心。难受。忧郁。想哭。

之前也不是没找老师提过换位置。
刚开学的那段时间,每天下课那两个就默契得像兄弟一样的去班主任办公室要求调位置。

然而我们的班主任也并不是一般的妖艳!
在听了这俩的要求后不仅没有作为班主任的自觉加以劝导,甚至还一副笑眯眯的样子说:“换什么位置嘛,现在这样挺好的呀~”


度日如年。

生不如死。

%¥+#~@&‘’*$。

靠着非一般的毅力,我好不容易苟延残喘坚持到了期末。
那是我永远都不会忘记的考试的最后一天。
我笑得如花般离开学校,踏着自行车哼着小曲儿回到家。
我是多么的高兴愉悦啊。
连书包没带回来都没发现呢。

:)

打了辆出租车赶到学校时,校内几乎没了人。
速战速决。
我快步走到教室前准备拿起书包走人,却听见奇怪的声音隐隐约约从教室门缝里冒出来。
“芥、芥川…唔…”
“……”卧槽,他们这么还没走!
“现在倒是知道叫我‘芥川’了?”
“……”啥玩意?
我弯着腰挪到半掩着的教室门口,透过上面的一小块玻璃暗搓搓的瞄向教室。
“……”我嘞个擦。
芥川龙之介单手拥着坐在讲台上的中岛敦,另一只手在中岛敦的背后来回抚摸,嘴唇与中岛敦的恰好离开顺便牵起一条银丝。
中岛敦红着脸微微喘息,目无焦距。
芥川龙之介微微侧头望向教室前门,目光犀利。

我赶紧决定放弃书包遁回家里。

回到家我直接瘫坐在地上,抚上胸口,心脏那处还在咚咚剧跳,不只是快速冲到家后的生理原因,更多的是一种心底的莫名激动。

莫名兴奋。

刚开始看到那副画面的时候,就好像有一扇新世界的大门在自己眼前缓缓打开。

嘿。

我踏进去了。

出不来了。




End.

啊啊

考完试的我像条死鱼。

【芥敦】上司,聚会,我

(*°∀°)=3

//架空设定

//名字真的好难取(‵□′)



包厢里的气氛有些诡异。

明明应该是嗨到爆的年末聚会,现在却只有太宰治和中原中也那两个蠢货还在台上毫不在意地唱着歌。

都是我的错。中岛敦端坐在沙发上苦着脸忏悔。

周围同事们向他传递过来的苦逼眼神让他有点疼痛的忧伤。

他是真的没想到芥川龙之介会来参加这个劳什子聚会啊!

他今天早上只是在递文件的时候随口问了自己的大boss芥川龙之介一句:晚上公司里的人要组织年末聚会,您要去吗?

当时的中岛敦真是有着十成的信心芥川龙之介会拒绝。

嗯,毕竟是公司里……不,是业内出了名的冰山总裁范儿。

结果这么想着,就听见芥川龙之介签完文件放下笔的声音,另外还伴随着一声淡淡的、充满磁性的“好”字。

好个屁哦好!

哦豁,这车翻的中岛敦猝不及防没有一点点防备。

.

唉——

回忆结束,中岛敦满脸沧桑地端起桌上的酒杯,递到嘴边轻抿着,顺便暗搓搓地看看大boss现在到底是个啥表情。

这一看不得了,中岛敦差点被嘴里那一小丢丢的酒给呛死。

太惊悚了。

噫。

芥川龙之介一脸蜜汁表情的盯着自己瞧啊。

“中、中岛啊。”耳边忽然传来一个猥琐的男声,“你能不能找个借口把boss请出去啊,他在这儿咱们还怎么愉快玩耍……”

嗯?中岛敦猛地向右转头,却只看见一男同事目视前方,毫无反应。

听错了?

“没听错没听错!就是我!别把头转回去,听我说。”

“什么?”这家伙是怎么做到不开口还能说话的?

“过来点。”

中岛敦慢慢地挪了过去。

“现在这种局面,都是因为你的过错。”

“是的。”的确是这样。

“所以,你要想个办法解决。”

“我能干什么?”= =

“这得你自己想。”

“如果我想不出呢?”

“想不出啊?”男同事的脸被绿色的灯光照得有点渗人,“明天就做好被全公司人唾沫淹死的准备吧。”

“老实说你这个比喻很恶心。”

“哦?但我们会让你明白这不仅仅是比喻而已。”

“……”中岛敦低头陷入了沉思。

.

莫非这就是传说中人生路上一个重要的转折点?

结果还没等他沉思完呢,就被人给提起来了。

一抬头,之前还坐着的大boss却已经站在自己面前。

“我要去厕所。”芥川龙之介冷冷地看着中岛敦,“要一起吗?”

“……要,哈哈哈……当然要。”都把我提起来了,还怎么拒绝?

“嗯。”

厕所很静,没有一个人。

芥川龙之介已经开始了。

中岛敦站着有点尴尬。尿不出来该如何是好?

缓缓拉开裤链,中岛敦再度陷入沉思。

芥川龙之介已经结束了。

“……”

“怎么了。”芥川龙之介慢慢走过来。

“不不不!没什么!什么都……没有……”

在上司面前裤链被内裤布卡住是种怎样的感觉?

WTF!!

“嗯?卡住了?”芥川龙之介在一旁轻轻笑出声,“要帮忙吗?”

“不、不用了……”

“蠢货。”芥川龙之介没有理中岛敦的话,半蹲下身,脸正对着中岛敦的下腹,伸出手仔细为中岛敦修起拉链来。

“……”中岛敦动弹不得。

芥川龙之介呼出的热气隐隐徘徊在他的下腹,长年办公的手不时触碰到自己的。

中岛敦觉得这厕所咋这么热。

“boss……”

“叫我芥川就好。”

“芥川……龙之介,我自己来就好。”

“等等,还差一点儿。”芥川龙之介轻轻拉扯着卡在拉链上的那一小片布料,眼神暗沉下来。

“boss你……你今天画风不太对……”

“习惯就好了。”

习惯?习惯!?

“好了。”芥川龙之介站起身,“去洗手吧。”

中岛敦默默跟着他到洗手池。

“这种聚会还是不太适合我参加。”

“啊?嗯!是的!”中岛敦搓着香皂差点笑出声。

请boss出去的任务有望了!⊙▽⊙

中岛敦仿佛看见胜利女神在向自己挥手。

“你也不适合。”芥川龙之介又随意地冒出一句。

“???”

“看你一直很拘谨的样子。”掏出手帕仔细擦拭手指,芥川龙之介看着镜子里呆愣住的中岛敦,“待会我叫人跟他们说一声我们两个不参加了。”

“…不不…就、就这样?”

“今天是我家……小猫的生日,你来我家吧。”

“不、不太好吧。”那个停顿很可疑啊。

“没什么不太好的,你不想来就不来了吧。”芥川龙之介垂目,右手虚掩住嘴,“反正我也已经习惯一个人了,不会觉得难受的……”

“……!!”毕竟当了芥川龙之介这么久的假•秘书真•保姆,中岛敦听了除了心坎痛得不要不要的其他啥玩意都忘了,当下就答应道,“好!今晚说什么我都要陪你!多久都行啊!”

略:月黑风高夜上司与秘书在屋里的二三事。
(/ω\)

End.